苏憩

A girl should be two things :
who and what she wants .

【宁爱】千秋家国梦 1

ooc严重,请勿上升真人!慎入

民国时期背景



午后,炽热的日光渐渐地隐在云后,不再刺眼,周遭的炎热感也缓解了许多。虽然已经入秋,天气正在慢慢转凉,但午后的闷热感还是让人烦躁。

张怡宁独自坐在路边的长椅上,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一如往常。几个日本学生慢慢悠悠地走过,与同伴说话。谈论着他们听到的事。

张怡宁看着这些摇头晃脑的日本学生嬉笑,心生
反感,眉头微微蹙着,捏紧了手中的报纸。

1931年9月18日,在日本关东军安排下,铁道“守备队”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,并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。日军以此为借口,炮轰沈阳北大营。次日,日军侵占沈阳,又陆续侵占了东北三省。

东北三省沦陷的消息像风一样传遍世界,当然也包括日本。日本的报社争相报道了这件事,报纸上特意腾出了很大的地方来报道这篇新闻,言语间充斥着对日本军队的夸耀和对中华民国的嘲讽蔑视,不留余力地夸赞着日本军的神勇威武。

自然,在东京留学的张怡宁也知晓了此事。

来东京留学,并不是张怡宁的本意。张怡宁不是笨的,她知道她那个后爹心里想的什么,把她送到日本不过是为了少一面阻碍他发财的屏障罢了。况且,有个在日本学医的女儿,对他讨好鬼子还是有用的。

张怡宁是注定要回去的。

她不是个冒失的人,所以张怡宁要准备,要安顿好一切。尤其是她最重要的她。

张怡宁回到学院,办完退学手续从大楼里出来,就看见不远处,一个脸蛋圆圆,很是可爱的女孩子张开双臂向她冲过来,嘴里还喊着:“宁宁!”

看见来人,张怡宁面无表情的脸上竟浮现了一丝笑意,张开双臂,将来人接住,搂在怀里宠爱地揉揉女孩的头发。

“怎么在这里?下午不是没有课吗?”

福原爱听到这话,从张怡宁怀里出来,抬起头看
着她,不满地向她抱怨:

“可不是嘛!我这是刚出来,今天解剖图画的不准,老师非要我留下来重新画,不满意就再画,一直留到现在。”

张怡宁听着福原爱抱怨,看着她微微蹙着的眉头,湿漉漉的杏眼中带了委屈和不服气,嘴也不自觉地撅着。

真是可爱,张怡宁想着,抬手捏了捏福原爱软嫩的脸蛋。

“我还不知道你?一准儿又是把肌肉放在骨骼下面了,你就爱随着性子改,这毛病我和老师都说你多少回了?你不听,这不,让留住了吧?这会长记性了?”

嘴里说的是训人的话,可看人的眼神却是越来越温柔宠溺,张怡宁觉得,自己真是碰到软肋了,谁让小爱是自己爱人呢?张怡宁无奈地笑笑,揉乱了福原爱的头发。

福原爱被揉乱了头发也不在意,看着张怡宁快化成一汪水的眼神,知道她没有生气,就嘟着嘴向张怡宁撒娇:

“知道了嘛,我记住了。我不就是觉得那样好看嘛。”

张怡宁失笑,抬手把福原爱被揉乱的头发整理好,握住她的手:

“不说这事儿了,走吧,咱们出去走走,去你想去的地方。”

“好!”

福原爱开心回应,把手搭在张怡宁的臂弯上。
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9)